你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新聞中心>行業新聞

風電“大躍進”后能否東山再起

   風電經過“大躍進”式的發展后,行業利潤大幅下滑,華銳風電、金風科技、湘電股份凈利潤同比分別下降了48.3%、45.0%和43%,風電配件商泰勝風能的凈利潤則下降了61.5%,一些小型風電企業紛紛倒閉。風電業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

  利潤下滑 質量下降

  “目前,已經出現了客戶有訂單不提貨,或者提了貨不付款的現象,”一家不愿公開身份的風電企業相關人士告訴中國商報記者。“這與前幾年先付款還要等一年才能拿到設備的情景,簡直是天壤之別。”

  風電業經過前段時間“大躍進”式的發展后,出現了業績和利潤大幅下滑,仿佛一下便從神壇跌入了地獄。以風電行業幾家代表性的企業日前發布的公告為例:華銳風電、金風科技、湘電股份凈利潤同比分別下降了48.3%、45.0%和43%,風電配件商泰勝風能的凈利潤則下降了61.5%。

  湘電股份把“市場競爭異常激烈”作為業績下滑的一個重要理由,而泰勝風能則把“市場競爭激烈,產品價格下降”列為業績縮減的首要原因。華銳風電高級副總裁陶剛在談及上半年凈利潤同比下降的原因時說,“2011年上半年,激烈的市場競爭導致產品銷售價格下降、銷售收入減少,毛利率也有所下滑。”

  相對于風電業大企業業績大幅下降,小企業的日子就更難過了。中國農機工業協會風能設備分會公布的材料顯示:多家風電設備制造企業均于數月前宣告風機項目停產,有的企業甚至剛剛生產出樣機便倒下了。

  “無序的價格戰所帶來的不僅僅是風電裝備行業利潤的整體下滑和小企業倒閉,更為重要的是會引起風電行業事故頻發,危及整個行業。”金風科技一位負責人告訴中國商報記者。

  今年2月24日,中電酒泉風電公司橋西第一風電場出現電纜頭故障,導致16個風電場598臺風電機組脫網。國家電監會認為,此次事故是近幾年中國風電“對電網影響最大的一起事故”;4月17日,甘肅瓜州協合風電公司干河口西第二風電場因電纜頭擊穿,造成15個風電場702臺機組脫網。同日,在河北張家口,國華佳鑫風電場也發生事故,644臺風電機組脫網;4月25日,酒泉風電基地再次發生事故,上千臺風機脫網。

  據甘肅省電力公司介紹,截至4月底,酒泉風電基地風電場累計發生各類事故43次,其中發生風電機組脫網超過100臺、影響范圍較大的故障7次。除4月25日事故是電網事故波及到風電場以外,其他事故均是風電場事故影響到了電網。

  風電發展較快的內蒙古、吉林、河北等地,也先后發生過風電機組脫網事故。

  “風機不具備低壓穿越能力,是引發脫網事故的重要原因。” 電監會安全監管局相關人士告訴中國商報記者。當前已投入運營的風電機組是按火電水電制造的(火電水電轉速較快且穩定,而風電轉速慢且不穩定),多數不具備低電壓穿越能力,在電網出現故障導致系統電壓降低時容易脫網。低電壓穿越能力是針對風電場的一種專門技術要求,這就是當電網故障或擾動引起風電場并網點的電壓跌落時,在一定電壓跌落范圍內,風電機組能夠不間斷并網運行,不能“拋棄”電網,以減少電網波動的原因。

  為何風電設備制造商不使其設備具備低壓穿越能力呢?

  “利潤下降迫使制造商不斷壓縮成本,當有效成本已無法精簡的時候,一些制造商為了生存會鋌而走險,偷工減料,致使產品質量下降,雖然制造商在投標中都稱自己的設備具備低壓穿越功能,但由于不是國家強制標準,一些企業為了省錢,只是應付了事,根本不起作用。”文章開始提到的那位不愿公開身份的風電設備企業負責人道出了其中的奧秘。

  罪在風電“大躍進”

  對于風電業出現惡性競爭的原因,“主要是一些地方政府鉆了政策的空子,跑馬圈地盲目上馬引起的。”風電業一位不愿公開身份的人士告訴中國商報記者。

  按照之前的核準辦法,我國5萬千瓦以下的風電場項目由省一級投資主管部核準

  即可,無需上報國家能源局。地方政府鉆了這個文件的空子,大量上馬5萬千瓦以內的風電場項目,或將大項目化整為零規避審批,從而導致地方風電場項目與國家新能源開發整體規劃沖突、與電網整體規劃不協調,進而造成大量風電機組無法接入電網的浪費現象。據了解,截至目前,國內上馬的風電場項目中,93%左右經由地方審批。

  “為了不用國家發改委批,各地就批出了好多個4.95萬千瓦(的項目)來。明明是10萬千瓦(的項目),他分兩次批,那就不用國家發改委批了,(地方)自己就批了。”原國家發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長張國寶告訴中國商報記者。

  當時曾有人把陸上“千萬千瓦級風電場”與“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工程1820萬千瓦時的總裝機容量”相對比,還創造了“風電三峽”這個新名詞。“風電三峽”一時成為必不可少的“炒料”。在媒體宣傳及地方政府的推動下,目前,全國建設中的千萬千瓦級風電基地已經增加到8個,24個省、自治區都建立了自己的風電場。按照“十一五”初期的規劃,風電裝機總量是500萬千瓦。到了2007年底,目標調整為1000萬千瓦。最后的結果是,整個“十一五”的裝機總量超過了4000萬千瓦。不僅如此,2010年新增的1893萬千瓦風電裝機中,僅有1400萬千瓦并網。

  一些地方政府為何有上馬風電場項目的沖動呢?

  雖然口頭上都號稱是為了節能減排,但其真實目的卻是“為了獲得國家補貼”。

  “過去,我國風電發展過快存在很多問題,其中之一便是大量未經國家核準的地方風電項目占用了大量的電價補貼。” 中國風能協會副理事長施鵬飛告訴中國商報記者。用施鵬飛的話說就是“這等于是拿全國人民的錢補貼地方”。

  大量風電場項目的上馬,對風電設備造成了巨大的市場缺口,于是,就出現了文章開始那位人士所說的,風電設備成了“皇帝的女兒”不愁嫁,還沒出廠就被訂購一空,有時甚至出現了交款一年后才能提貨的少有的賣方市場現象。為發展風電業,國家加大了對風電設備的補貼。在此背景下,大量的資金涌入了風電設備制造業,一大批大大小小的風電設備企業紛紛上馬。據不完全統計,僅風電整機制造企業便達到80余家。

  “警惕風電裝備業投資過熱!”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長史立山率先提出警告。隨后,國家有關部門發文也指出,要嚴格控制風電裝備產能盲目擴張,但為時已晚,已有一大批上馬項目根本不能立即停下來。

  盲目擴張導致產能過剩,產能過剩導致價格戰,價格戰的加劇則讓一些企業為降低成本而忽視產品質量,結果是在短短的一年多時間內發生了多起脫網甚至風機倒塌事故。

  反過來,風電事故頻出引起了國家對風電的監管加強,市場對風電設備需求大幅下降的同時,其產品質量標準要求卻更為嚴格了,再加之對風電設備業補貼的取消,讓風電設備業更是雪上加霜。可以說,風電業經過“大躍進”后,目前正處于行業的深度嚴冬。

  當然,說風電“大躍進”是指其發展過快,造成只重數量不重質量,事故頻發效益不高,并不是說中國不需要風電了。相反,我國雖然有著豐富的風能資源,但利用率卻異常低下。公開資料顯示,目前我國風電裝機容量僅為印度的3/4,德國的1/4。無疑,大力發展風電仍是國家既定的目標和方向。今年,正值“十二五”開局之年,根據規劃,2015年和2020年,我國風電規模容量分別為1億千瓦和1.8億千瓦。

  “浴火”后如何重生

  對于地方政府為獲得補貼盲目擴張的問題,國家出臺了《風電開發建設管理暫行辦法》。該辦法明確了地方上馬風電項目須經國家能源局批復。

  “隨著這一辦法的公布,未能與國家規劃和電網規劃協調的地方風電項目,將被擋在國家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的電價補貼之外。”中國風能協會副理事長施鵬飛告訴中國商報記者。這一辦法的出臺將使原本已經捉襟見

  肘的基金在使用上變得更有效率,同時,將進一步放緩地方風電過熱發展的腳步。

  對于風電質量事故問題,國家能源局下發了2011年第5號公告文件,批準了《大型風電場并網設計技術規范》等18項標準。

  “這次發布的《大型風電場并網設計技術規范》,對風電機組的低電壓穿越提出了明確要求,這也是該項規范最鮮明的特點。”史立山告訴中國商報記者。過去國家電網公司的企業標準已提出了這方面的要求,現在上升為國家標準,表明大家對風電發展認識的深化。過去,風電裝機規模很小,對電力系統沒有任何影響,為了支持風電發展,對風電機組的性能要求不嚴。經過這幾年的快速發展,風電在一些地區的裝機規模已經很大,其在電力系統中的比重也較大,如果發生脫網問題,對電力系統的安全運行影響必然很大。

  《大型風電場并網設計技術規范》的出臺,使一些風電設備商紛紛開始研發大容量機組,以謀求競爭優勢。繼華銳風電宣布首臺6兆瓦風機下線之后,華儀電氣發布公告稱,公司將此前非公開發行股票募集資金所投項目中的“5.0MW風電機組研發”容量升級至6.0MW(總投資1.9億元)。

  除了華銳、華儀之外,包括金風科技、國電聯合動力在內的設備制造龍頭企業也已啟動6兆瓦風電機組研發。

  除此之外,一些風電設備商還把目光從陸上轉移到了海上。

  金風科技公告稱,公司擬將原募集資金投資項目南京金風項目(結余募集資金1.45億元),變更為江蘇金風風電設備制造有限公司“大豐海上風電機組研發和制造基地項目”,并將南京金風項目結余募集資金14461萬元轉投至江蘇金風項目。

  無獨有偶,另一風電設備制造巨頭華銳風電亦宣布將改變原定募資項目,將資金集中投向江蘇鹽城港射陽港區海上風電機組裝運基地項目。

  據了解,“十二五”規劃將海上風電裝機目標定為500萬千瓦,較目前增長逾30倍。另外,國家第二輪100萬千瓦海上風電特許權的招標也將啟動,項目位置預計仍處于江蘇省沿海地區。

  金風科技在其發布的2011年中報中指出, 國內的風電制造商對于海上風電均處于摸索階段,基本處于同一起跑線,各制造商都希望在新的市場中占據一席之地。為在海上風電的發展中搶占先機,各風機制造商均加快了海上風電機組的研發進程,海上風電將成為未來市場競爭的主戰場之一。
新疆18选7走势 中国福利彩票江苏快3 12.04大盘上证指数 安徽十选五开奖结果 江西快3是怎么算的 河南快赢481杀号技巧 中国体彩海南飞鱼开奖结果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开奖结果 广东11选五最简单玩法 福彩好彩1杀肖公式 黑龙江彩票11选五开奖查询 期货配资公司是否合法 陕西的十一选五走势图大乐透 青海快3基本走势带坐标 群英会开奖号码走势图 时时彩平台赚钱 11选5无死角每期必中